˙
新闻与出版物
“世上再无王沥川”—— 谈综艺节目如何保障艺人安全
2019年11月29日 发布人:华诚小编

“世上再无王沥川”——谈综艺节目如何保障艺人安全

金易文

 

11月的最后一周,可谓是波云诡谲的一周,随着全国大部分地区的气温骤降,大新闻也如寒潮一般袭来:身患绝症的网易离职员工悲愤之中写出爆款文章控诉无良资本家掀起的反996浪潮还未平息,高以翔心源性猝死一事,又再次引爆了互联网。年仅35岁的高以翔,在昨日凌晨录制浙江卫视《追我吧》第九期节目的过程中突发昏迷,最终抢救无效离世。高以翔的离去,除了让粉丝们痛心疾首,感叹“世上再无王沥川”之外,也给国内各综艺节目节目组敲响了警钟。

 

自从中国综艺走“仿品爆款”之路大获成功后,各类节目遍地开花,收视率不断飘红,似乎让各地卫视找到了一条快捷简便无风险的吸金之道,因此,一直以来,无论是综艺节目的制作人还是投资人,乃至于专业的法律顾问,所关注的重点一直在综艺节目的版权领域,而很少有人关注这一吸金巨兽背后阴影处,从业人员的辛酸血泪。事实上,随着竞争的愈发激烈,综艺节目的难度和创新度也在不断升级,普通的真人秀已经无法满足观众的猎奇心理,于是,各类富有挑战性的高难度节目也应运而生,随之而来的,在节目中录制嘉宾发生意外事件也是屡见不鲜。

综艺节目意外不断

如在《奔跑吧兄弟》第一季里,李晨和金钟国对决撕名牌,李晨虽然号称“大黑牛”,但在“猛虎”金钟国面前仍然不够看,被金钟国摔出撞到左眼眉骨,当场流血不止,被紧急送到医院缝了二十多针。

1.jpg

而在《欢乐喜剧人》第一季比赛中,当观众沉浸在宋小宝制造的欢乐中时,舞台上却发生了惊险的一幕,当搭档胖丫根据剧情背着宋小宝穿过舞台上的山洞时,由于洞口太低,毫无防备的宋小宝被碰到头,并直接摔倒在坚硬的地面上。

2.jpg

而在大家喜闻乐见的《极限挑战》节目中,因多日高强度工作引发低血糖,张艺兴在录制过程中直接晕倒在地,同组的“暖男”黄渤立即将其送往医院,并照顾了其三个多小时,确保其无大碍后方才离去。


上述种种的意外事件索幸并未造成严重后果,而这些惊险事件也仅仅是综艺节目意外事件的冰山一角,海恩法则说:每一次严重事故的背后必然有29次轻微事故和300起未遂先兆以及1000起事故隐患。事实上,回顾本次事故,从中已经暴露出很多浙江卫视《追我吧》节目组乃至整个综艺节目行业在安全生产方面的隐患。

节目组难辞其咎

1、节目设计未考虑合理性

如前文提到的,来到2019年,综艺节目市场已经是一片红海,甚至可以称为“血海”,竞争之激烈让一些节目组不得不铤而走险,另辟蹊径地设置一些高难度、高强度的节目模式和节目环节,以期博取观众的眼球。而近来全民不断增长的健身运动需求,也促成了这一体育竞技类综艺节目的诞生。



 然而,与一般体育竞技不同,综艺节节目组无论是在赛程的设置,还是在赛制的设计上,都缺乏足够的经验,如《追我吧》节目中所设置的一些2公里不间断障碍跑、梅花桩、高楼速降等,都对艺人的体力、力量以及技巧是一种极大的考验,而艺人们竞赛的对手也不是其他艺人,而是专业的运动员、退役武警甚至是奥运冠军,而节目组为了展现节目效果还要求艺人至少在表面上,表现得和这些专业运动员们“势均力敌”,这就对艺人的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4.jpg

此外,在节目的录制环节中,不可避免地要有对稿、NG等颇耗费精力的环节,让整个录制流程较之一般体育竞技,又漫长了不少,如《追我吧》节目事发当天的录制过程,从26日的8:30一直持续录制到27日的凌晨1:30,整整17个小时,期间除了吃饭时间,艺人几乎全程都处在你追我赶的高强度运动状态下,这种高强度的录制,是否超过了正常人的承受极限?并且,常识告诉我们,凌晨是一个人体温最低的时候,心肺功能、肌肉活性以及身体的各项机能都处于低谷,而节目组为了尽早成片,选择大干快上,强行把节目放在凌晨1点半录制,让艺人在这种条件下进行大量体力运动,无疑是存在很强的不合理性的。

 

2、紧急预案不完善

除了节目设置的不合理性外,《追我吧》节目组在紧急预案的准备上也存在很大的问题。作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从事生产经营活动的单位,综艺节目节目组的安全生产,应当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的相关规定。而根据上述法律的规定,生产经营单位的主要负责人应当组织制定并实施本单位的生产安全事故应急救援预案;生产经营单位的安全生产管理机构以及安全生产管理人员应当组织或者参与拟订生产安全事故应急救援预案。而从高以翔突发昏迷后节目组在现场的处置方式来看,应该是没有做好完善的紧急预案的。

 

首先,在意外发生时,据说现场对高以翔进行心脏按压抢救的并非专业医护人员,而直至意外发生后的15分钟,也并没有专业医护人员到场,这就暴露出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即节目组可能并没有配备驻组医护人员,这就导致了意外发生时,艺人无法得到第一时间的救治。

 

其次,在录制节目前,节目组很可能并没有进行常规的体检。在此前的一些综艺节目中,由于涉及的体力运动量不是很大,一般不会存在太大的危险性,因此许多节目组就省去了体检这一环节,《中国有嘻哈》倒是因参赛者吸毒的问题,引入了体检,但这种体检与其说是保障艺人身体健康,其实更像是一种审查艺人是否会对节目造成负面影响的审核机制,并不能解决真正的问题。如果节目组能够在艺人进组以及录制节目前进行完善的体检,对艺人的身体素质和身体状态有确切的认知,并制定相应的紧急预案,对于身体状况不佳的艺人,允许其参加事先设置好的B方案,很可能就能避免悲剧的发生。

 

而反观这两年愈发成熟的国内马拉松赛事,不仅配备专业的救护人员以及救护车辆,还有数量庞大的红马甲急救志愿者。此外,许多马拉松赛事,都会要求参与者做心脏评估检查。相比之下,《追我吧》节目组的紧急预案可谓千疮百孔。

3、保障机制和设施不完善

从悲剧发生后一些医疗急救公众号的科普文章,笔者了解到,高以翔突发的心源性猝死,实际上是最难救也是最好救的疾病。难救在于,现场第一时间的急救是关键,数据显示,心脏骤停超过4分钟,脑组织会发生永久性损害,超过10分钟就会脑死亡,这也就是所谓的“黄金4分钟”,而好救在于,现场如有AED(自动体外除颤器),胸外心脏按压之后,立即配合使用AED,按照语音提示操作,提高患者抢救的成功率将大大提升。

 

自动体外除颤器又称自动体外电击器、自动电击器、自动除颤器、心脏除颤器及傻瓜电击器等,是一种便携式的可被非专业人员使用的用于抢救心源性猝死患者的医疗设备,而这类设备的价格也并不昂贵。然而,我们可以看到,作为一个高危险性的以“奔跑竞技”为主题的《追我吧》节目组,应当是可以预计到参加节目的艺人存在心源性猝死的风险的,但居然在现场并没有购置任何专业的医疗设备。

 

而反观这两年愈发成熟的马拉松比赛,AED(自动体外除颤器)已经逐渐成为马拉松等大型体育赛事的“标配”, AED在马拉松赛场上救人的事情,在我国已经发生多起。事实上,参加过该综艺节目录制的艺人也已经有过多次身体不适,“毕雯珺跑吐过,范丞丞跑吐2次,李振宁被救护车抗上去吸氧过。“这些都是早已发生的事实,但都没有引起《追我吧》节目组的足够重视,”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最终导致了悲剧的发生。

4、艺人安全如何保障

从艺人的角度来说,很遗憾,其很难对自身的合法权益进行有效的保护。首先,艺人熬夜加班之所以成为行业常态的根源在于,艺人与节目组或剧组之间签订的是劳务合同/演出合同,而非劳动合同,不受《劳动法》关于八小时工作制的约束。此外,艺人即使在演出、录制节目过程中身体健康或生命健康受到损害,也无法按照工伤处理,而是按照一般的人身损害进行赔偿处理,依赖于劳务合同/演出合同中的人身安全保护条款以及商业保险。然而,“千金难买健康体”,法律法规的缺位,并未金钱能够弥补,处于弱势方的艺人,更需要的是节目组合理的节目强度规划和录制安排、行之有效的紧急预案以及完善有效的保障机制和设施。

 

笔者建议,对节目组而言:

(1)    今后在进行此类高强度运动的节目模式规划时,首先应当寻求专业人士的帮助,更合理地规划赛程的强度和进行时间,对于一些明显超出常人体能的节目模式,应当从安全生产的角度,直接否决;

(2)    此外,对于参加节目录制的艺人,也应当尽量挑选具有专业运动员背景,或者平时具有较高强度健身运动背景的艺人;

(3)    并且,在艺人进组及录制每一期节目前,前进行完善的体检,尤其应当进行心脏评估检查,对艺人的身体素质和身体状态有确切的认知,并制定相应的紧急预案,如对于身体状况不佳的艺人,允许其参加事先设置好的B方案;

(4)    并且,在高危险性节目的录制现场,应当配备数量充足的急救设备,并部署专业的救护人员以及救护车辆,以保证第一时间的紧急抢救。

 

“前车之鉴,后事之师”,笔者衷心希望此次悲剧事件,能引起节目组乃至整个行业的重视,以此作为杜绝行业的超高强度工作和恶性竞争的契机,督促行业重视从业者的身体和生命健康问题。

 

最后,高以翔R.I.P.


本网站之内容旨在提供有关华诚的一般信息。本网站之内容不得被视为与访问者建立律师-客户关系,也不视为是为任何具体事宜提供法律意见。网站访问者应向律师咨询以获得专业法律意见。 对于任何争议的特定事实和情况,在没有获得恰当的法律或其他专业意见之前,本所客户和其他网站访问者不能将华诚网站上的任何信息作为采取行动与否的依据。

© Copyright 2000-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5028801号 隐私保护 | 用户反馈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1317号

Lin